尤里家的猫

弱气小透明

【奥尤】如果能打开你的门(短篇,一发完结)

好吃qwq

猫与黑有缘:

     「在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胸前心口处都有一扇门,每个人也都有一把开门的钥匙,当遇到值得信任,值得爱的人就会把自己的钥匙交给对方,让对方打开自己的门。若是获得钥匙的人对钥匙的持有者同样怀有爱意,打开门的同时会获得门赠予的礼物。相爱的两人互相交换钥匙,打开对方的门,心就会记住彼此的共鸣,并做上标记,承诺从此两人将只属于彼此不再分离。」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如果能打开你的门》

CP:奥尤

※架空未来背景

※偏童话的设定却一点也不童话的文风orz

※维勇夫夫,J.J.夫妇酱油出场

 

        悄悄推开大门,5岁的尤里·普利赛提回头看了一眼在摇椅上打盹的爷爷,轻手轻脚地出了门,如果吵醒了爷爷,他今晚就别想出门了。顺利离开家,小尤里顿时兴奋起来,奔向了房子后面的小山坡,越过那个山坡,后面是一片紫穗草丛。在这个小星球上,夜晚并不是漆黑一片的,悬于天空的瑞威星发出柔和的白光,像是给夜幕铺上了一层柔软的白纱。而今晚,在这片美丽的夜色中又将有更将令人称奇的美景。

尤里站在紫穗草丛中,紫穗草几乎淹没了他半个身子,金色的小脑袋在一片紫色海洋中格外耀眼。他抬头仰望天空,一架银灰色的机甲从他头顶上方划过,带起一阵夜风,吹乱了他的头发,也吹得紫穗草“簌簌”作响。机甲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,但尤里知道,最美的景象即将到来。

一颗蓝色的格拉钻陨正在接近这个小星球。格拉钻陨是一种漂亮的结晶体陨石,看起来像钻石一样闪亮,但是却与钻石的坚硬恰恰相反,格拉钻陨又像玻璃一样易碎。每当有这种陨石要降落在星球上时,都会有一架机甲被派出去,在陨石进入大气层后给予轻轻一击,让陨石碎裂。格拉钻陨会碎成无数细小的蓝色晶体,在空中随风飘散,闪闪发光,尤其是在夜空中会分外迷人。这种美丽的景象被人们称之为蓝晶雪。

蓝晶雪固然好看,但毕竟是陨石的碎片,虽然细小,却还是带有一定辐射,每当有蓝晶雪的时候,大人们都不会让小孩子出门。然而,不听话的小孩子大有人在,尤里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

       蓝晶雪在瑞威星的柔光中从天空撒下,尤里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蓝晶雪,碧绿的眼眸中闪耀着和蓝晶雪一样的光芒。沉浸于美景中的尤里却不知道,接下来发生的事,会糟糕到,影响他的一生。

尤里脖子上挂着一根细绳,绳子上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金色钥匙,那是尤里的心门钥匙。一般小孩子的心门钥匙都会交由大人保管,但是尤里很喜欢自己的钥匙,执意要戴在自己身上,爷爷拗不过他,给他拿绳子穿起来挂在脖子上,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拿下来。可是,尤里自己不会拿下来,不代表钥匙就会老老实实待在绳子上。蓝晶雪造成的闪闪发光的景象,不仅吸引了尤里也同样吸引了喜爱闪亮东西的布林鸟。

一只布林鸟在紫穗草丛附近,试图接住蓝晶雪带回去布置自己的巢,可是蓝晶雪太过细小,布林鸟的努力一直无果,直到它看到尤里胸前同样闪亮的金色钥匙。

尤里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一只大鸟袭击,摔倒在草丛里,等他挣扎着重新站起来,脖子上的绳子已经断了,钥匙已经没了踪影。

尤里慌了,他知道钥匙的重要性,遥望四周,寻找着那只布林鸟的身影,可是不远处就是一片树林,进了林子的布林鸟,哪是他一个小孩子可以找到的?

在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之后,尤里终于哭着跑回家了。

 

    “爷爷!哇呜……钥匙、钥匙不见了!”哭得惨兮兮的小家伙一头栽进爷爷怀里,把爷爷吓了一大跳,等尤里哽咽着把来龙去脉讲清楚,爷爷知道事情有些严重了。没有了钥匙就没有办法打开胸口的那道门,会有人在明知道无法得到共鸣,也得不到承诺的情况下,还付出自己的爱吗?爷爷叹了口气,用手将尤里凌乱的头发拨顺,道:“明天再去找找看吧。”

爷爷带着尤里一连找了整个星期,还是不见钥匙的踪影,最后只能放弃。

“尤拉奇卡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的钥匙不见了。”爷爷说。虽然这样有些自私,但是爷爷不希望尤里失去被爱的机会。但是他很清楚即便如此,尤里也永远得不到自己的开门者,得不到他人一生的陪伴,这是最让他担心的事情。

尤里现在只知道钥匙很重要却还不知道失去钥匙意味着什么,看到爷爷连连叹气,就学着爷爷平时安慰自己时的样子,伸出小手拍拍爷爷的头:“没关系,没有钥匙也没关系,尤拉奇卡会好好的,爷爷不要担心!”

从这一天开始,为了那一句“不要担心”,尤里·普利赛提开始迅速成长。

 

       十年后,首都星格兰帕里机甲学院,虚拟机甲训练室门口,奥塔别克·阿尔京伸手敲了敲门,今天负责训练室值班的学姐米拉打开门看到是他,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。

“你总算是来了,赶紧给我把里面那个家伙弄走!”米拉指了指一个虚拟仓,从透明的外壳里看过去,金发的少年躺在里面,像是等待着人来吻醒的公主。

“他在里面待了多久?”奥塔别克问道。

“4个小时!”米拉气急败坏地说。一般的学生顶多在虚拟仓里训练2个小时就会出来,即便只是虚拟训练,对精神的消耗也是很大的,如果不是强行断开精神链结有可能会对大脑产生一定损害,米拉早就把里面那个不听话的小孩弄出来了。

奥塔别克叹了口气,对米拉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然后自觉躺进另一个虚拟仓里,等着米拉在控制室将自己的精神连接进尤里的虚拟对战中。

过了几分钟,虚拟仓中的两人一起睁开眼睛,从仓中坐起来。

“你舍得出来哦,尤里·普利赛提!”米拉叉腰站在旁边,将一块干净的毛巾丢在尤里头上,“下次再赖在里面这么久,就剥夺你使用训练室的权利,一个月!”

“吵死了,不是没事嘛,我的精神力足以让我在里面待满五小时。”尤里一边擦汗一边抱怨。

 

       14岁的时候,尤里就以优异的成绩跳级进入格兰帕里机甲学院一年级,优秀的成绩和天分,再加上俊美的外表,尤里入学没多久就成了学校里令人瞩目的角色,不乏各种追求者。据前辈们说,尤里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当年的学长现在的教授,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。不过这样的盛况并没有持续多久,尤里对待追求者堪称冷酷的态度很快就让人望而却步,而且大部分学生都知道了,风靡首都星的表白圣句“能让我打开你的门吗”,在尤里这里却是炸弹一样的存在。最开始用这句话向尤里表白的几个人,在机甲实体对战,虚拟对战,格斗对战等各种对战中被尤里打得惨不忍睹。到了二年级,尤里已经成为众多人心生爱慕却可望不可及的高岭之花。尤里的朋友也不多,大部分也不过是在训练中可以团体作战的小队伙伴,关系最好的也只有他的学长及室友奥塔别克。

奥塔别克比尤里高一年级,在某次一二年级集体参加的模拟团体对战中,完美弥补了一次尤里的失误,两个人才开始熟悉起来。之后,尤里充分体会到了奥塔别克的可靠之处,在知道奥塔别克的双人宿舍只有他一个人住的时候,毅然向学校申请搬过去,从此叫尤里起床,提醒尤里一天的课程,去训练室里把沉迷训练的尤里逮回来,陪尤里对战,在尤里懒得出门的时候给他带外卖,听尤里吐槽教授维克托,抱怨吃不到爷爷做的皮罗什基,在尤里发脾气的时候顺毛等等都成为了奥塔别克的分内之事。

很多人都认为奥塔别克也是尤里的追求者之一,但是奥塔别克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喜欢或者是爱,很多的时候更像是一个称职的学长兼朋友。这也是尤里觉得和奥塔别克待在一起非常令他安心的原因之一。

 

    “下次别在虚拟仓里面待这么久。”下午的时候,训练时间过长的后遗症开始体现出来,尤里趴在课桌上像只死猫,奥塔别克一边再次教育喜欢逞能的不听话小孩,一边给他揉太阳穴。因为精神力耗费过多而导致头疼的尤里只是哼了一声,没再答话。讲台上的白胡子老头正唾沫横飞地讲着机甲战斗史,奥塔别克庆幸现在上课不需要记笔记,老师的板报会直接发送到每个学生的校用电脑里,不然他和尤里恐怕都要挂科了,哪怕这只是一门选修课。

“明天有秃子的模拟对战课。”瘫在课桌上的尤里突然出声。

奥塔别克反应了一会儿才理解到尤里这是在解释为什么那么拼:“尼基福罗夫教授的?”

“啊。可恶,这次一定要赢他!”

“其实……用不着这么急吧,六年级才毕业,你还有四年的时间可以挑战他。”

“我要打破他的记录!”传说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在16岁刚进学校的时候就在模拟对战课上击败了当时的课程老师,之后没人再有同样的创举,尤其是在维克托自己当了这门课的老师之后。

你在14岁就跳级进入这所学校已经很厉害了……奥塔别克默默地想。

“那……加油吧……”深知金发小猫的固执,奥塔别克也说不出什么劝阻的话,姑且加个油先。

 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奥塔别克早上送走了斗志满满的少年,下午迎回了一只脸黑成碳的炸毛猫。

“他简直是作弊!!!”尤里将包狠狠摔在沙发上,从冰箱里拿出冷饮,咕咚咕咚灌了个爽,才继续说下去,“今天的对战他居然用双人机甲!四架单人机甲对一架双人机甲看起来倒是我们占优势,但是以前从来没接触过双人机甲,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”

“双人机甲?谁和他一起驾驶的?”奥塔别克对此也挺好奇,学校里驾驶单人机甲的居多,以前也没听过维克托会驾驶双人机甲。

“听说是最近新来的一个老师,叫胜生勇利。名字读音跟我一样,在公共频道都不知道叫的是我还是他,最后秃子居然说以后叫我尤里奥,凭什么?气死我了!”尤里让自己陷进沙发里,怀里的抱枕被挤压得变形。

你自己不也叫他“秃子”?奥塔别克在心里吐槽。

“要驾驶双人机甲通常都需要两个人有极好的默契和相契合的精神力,能做到这一点的大部分都互为开门者……”奥塔别克看了尤里一眼,适时地止住话头。

“切……”尤里冷哼一声,“就算只驾驶单人机甲,我也能比他们强。”明明这次就已经被打败的人继续发表着逞强的宣言。

但是奥塔别克能从尤里眼里看到不甘心,双人机甲吗……奥塔别克拿出电脑搜了搜相关资料,心想:我也很想试试看……和尤里一起。不过……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奥塔别克的眼睛里闪过可惜的神情,算了,也只是想想。

收起电脑,奥塔别克站在尤里身后揉了揉他的金色头发:“起来吧,今天晚饭出去吃,我请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没过几天,教授维克托和新来的老师其实已经结婚的八卦传遍了整个学校,吃了一嘴狗粮的众人纷纷又感叹起了恋爱的美好,你看,就连战斗实力都能提升一个档次,这就是爱的力量啊!在走到哪儿都能看到冒粉红泡泡的氛围下,尤里的那些爱慕者们又开始蠢蠢欲动,导致尤里的脸色难看了好久。奥塔别克也没办法,只能陪着尤里在训练室里用暴力发泄自己的不良情绪。

“哇,真可怕。”今天在训练室里值班的是五年级的披集·朱拉。他看着主控室里尤里的虚拟练习画面发出如上感叹。

“他最近的心情糟糕到这个地步了吗?”披集问刚从虚拟仓里出来休息的奥塔别克,“知道有人喜欢自己难道不好吗?用不着气成这样吧,你看,旁边这个就很享受。”披集指了指正在和女朋友聊天的J.J.。让·雅克·勒鲁瓦是四年级的优等生,自然也不乏爱慕者,在明知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,依然有人表白,这让J.J.对于自己的魅力相当自信。

奥塔别克沉默了一下,回答:“尤里不是在生气,他是……害怕……”害怕有人谈及爱,谈及心口的门和钥匙。所以自己才从来都不说,只是在他身边,陪着他,仅此而已。

“啊?”披集疑惑了一下,“恋爱恐惧症?”

奥塔别克没有说话,披集便默认了这个答案,拍了拍他的肩膀,同情道:“你也很辛苦啊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啊。”

如果说能打开尤里的门算是“革命成功”的话,奥塔别克耸了耸肩,他已经默认自己永远不会有革命成功的一天了。但至少,在毕业之前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陪在尤里身边……奥塔别克原本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机甲学院向来不是一个和平的地方,而他们所处的艾斯星球联邦也不是。被通知下课后去校长室,奥塔别克推开校长室的门看到里面还有不少其他人,三年级及以上的优等生几乎全在这儿,还有维克托教授和胜生勇利老师。

“人来的差不多了吧?那我们开始吧,”校长雅科夫满脸严肃地说,“我们学校接到了一个特殊任务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尤里回到宿舍的时候,觉得今天的奥塔别克有点不对劲,有好几次都看到他看向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尤里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……嗯……没什么…”

奥塔别克很少有这么明显表现出心事重重的样子,尤里不仅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奥塔别克都觉得为难,想要找自己商量,上课的内容?训练的瓶颈?看最近学校里的氛围……总不会是恋爱问题吧?

“奥塔别克!有什么话就说,你平常可不像这么磨磨唧唧的。”尤里忍无可忍,将人拉到沙发上,自己也在旁边坐下,“好了,我会认真听的,有什么事?”

奥塔别克的表情更加复杂了:“我不知道现在告诉你是不是正确,我觉得你听了大概不会高兴。”

“什么?该不会真是谈恋爱了吧?然后为了和恋人相处让我搬出去?”尤里觉得这应该就是他觉得最不高兴的事情了,“喂喂,奥塔别克,我们是朋友吧!你应该不会像J.J.那样重色轻友吧,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什么人……”

“尤里!”奥塔别克打断室友糟糕的脑补,叹了口气,“这就是问题所在,我没有喜欢别人,喜欢的是你。”

奥塔别克果不其然看到尤里难以置信的表情,然后下一秒皱起了眉:“奥塔别克,不要跟我开玩笑。”

“我没有开玩笑,”既然已经说出口,奥塔别克反而没有了之前的犹豫,“军部最近在联邦边界星域附近发现了牧西族,大概过不了多久会有族群的大规模进攻,所有军团都前往各个边界星准备开战。今天雅科夫召集了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学生,要求我们组成一个精英小队,由尼基福罗夫教授带领寻找牧西族王的所在地,虽然只是搜寻任务,但是王的附近却是最危险的。我很清楚你,所以原本并不打算说出口的,但是,如果不说,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说。”

 

     “奥塔别克……”尤里不自觉地攥紧了胸前的衣服,“你也……跟他们一样吗……”跟那些追求者们一样,想要打开我的门吗?在毫不犹豫地拒绝那些人之后,他们会表现出失望的表情,然后离开,再也不会回头,尤里看惯了这样的场景,但唯独这一次,他无法像之前那样冷酷,如果拒绝,奥塔别克也会离开吗?

“不,跟他们不一样,”奥塔别克摇头,“我喜欢你,但我不会要求打开你的门,我知道你会害怕提到这个。”

尤里瞪大了眼睛,比听到奥塔别克说“喜欢”还要惊讶。

“但是,我也有个请求,”奥塔别克拉过尤里的手,让他手心朝上,“我们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回去与家人团聚,一星期以后回到学校开始三个月的特训,三个月后直接出发进行任务,在此之前,你愿意打开我的门吗?”

尤里的手心躺着一把青铜色的钥匙,纹路不多,看起来很朴素,却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。这是奥塔别克的钥匙。

尤里攥紧了钥匙,眼眶有点发热,手心里的钥匙有着让他心安的温度,心脏仿佛敲击着胸口的那道门,想要冲出来一样,在自己的钥匙丢失之后,尤里第一次主动有想要打开门的欲望,可是……

“现在还不行。”尤里把钥匙还了回去,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,“但是,一个星期,等你从家里回来以后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一个星期后,从家里的回来的奥塔别克发现宿舍里没有尤里的身影,正在疑惑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声音。奥塔别克回头,发现尤里站在门口一身凌乱,脸上脏兮兮的还粘着泥土,眼睛周围一片通红。

“尤里?”奥塔别克赶紧走过去,“发生什么了?”

“我找不到……”尤里一头栽进奥塔别克怀里,就跟小时候丢失钥匙的那一天,哭着跟爷爷说钥匙不见了时一样,“我的钥匙…我去找了,努力地去找了,但是还是找不到。我的钥匙不见了,奥塔别克,我想让你打开我的门,但是我做不到……”

尤里很少这样哭,也很少说“我做不到”,但是今天,他哭了,也说了,在奥塔别克面前。

奥塔别克抱着尤里,轻吻他的额头:“我知道,我早就知道,当年偷跑出去看蓝晶雪的,可不止你一个。”

“哎?”尤里猛地抬起头,十年前的那一天,奥塔别克居然知道?

“那段时间我刚好到那个星球的亲戚家暂住,下蓝晶雪的时候被那家的小孩带出来玩,就看到了你,紫穗草从,蓝晶雪,还有你,那个场景我永远都不会忘。看到那只鸟袭击你的时候我本来想去帮你,但是隔得太远没来得及,后来还被大人找到带了回去,没能帮到你,抱歉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我没有钥匙?早就知道永远也不能打开我的门?那你……”

“在那天看到你的时候,我的心就告诉我,就是这个人了,无论能不能打开你的门,尤里,我爱你,这不会变。所以,你的回答呢?你愿意打开我的门吗?”

那把青铜色的钥匙再次放到尤里的手中,这次,尤里没有理由再拒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尤里打开了奥塔别克胸前的门,耀眼的光芒从门中射出,有一道金色的光落在了尤里的手心,待光芒散去,尤里和奥塔别克都震惊不已。

那是一把钥匙,金色的,小巧的,有着精致的花纹,和尤里记忆中自己的钥匙,一模一样。

“这是……门给我的礼物?”尤里自己都不确定,门给予的礼物各种各样,有实体的也有非实体的,但从来没有礼物是开门的钥匙本身。

“这是最适合你的礼物不是吗?”

尤里看着手中的钥匙,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,又开始控制不住往下掉,他的钥匙,他失去的东西,终于又重新得到了。

“也许,那个时候,你的钥匙离开了你,是知道你已经不需要它了,”奥塔别克温柔地帮尤里擦掉眼泪,“因为在那天,我遇到了你。”

“那么,打开吧,”尤里抬起头,脸有些泛红,却笑得灿烂,“奥塔别克,请打开我的门吧!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:

     校长室里,尤里拍着桌子冲雅科夫叫嚷:“凭什么这个任务没有我?我也要去!!”

“尤里·普利赛提!谁允许你随随便便跑到校长室来闹的!别以为我和你爷爷是朋友就不敢教训你!”雅科夫同样拍着桌子回敬。

“我申请参加这个任务!”

“驳回!”

“为什么?!”

“未成年人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上战场,这是联邦的规定!”

“双人机甲少一个人可没法驾驶!”

“双人……机甲?”除了尤里和奥塔别克,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。

“你什么时候会驾驶双人机甲了,不对,谁和你一起驾驶?”雅科夫反应过来问道。

尤里指了指奥塔别克:“和他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

“开过门了,”尤里大方承认,“刚刚。”

角落里披集惊呼一声,开始鼓掌:“恭喜!”

雅科夫扶额:“那也不行,你们从来没有驾驶过双人机甲。”

“不是还有三个月的特训吗?我一定能做得比他们还好!”尤里指向维克托和勇利,满眼都是挑衅。

“尤里!”雅科夫依然试图说服这个任性的学生。

“嘛,这不挺好?让他试试嘛,”维克托笑着道,“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,尤里奥~三个月特训之后,我们来一次模拟对战,如果你们能赢过我和勇利,就让你去,怎么样?”

“就这么定了!”

雅科夫校长气得想吐血,谁来把这两个不听话的学生和不听话的教授给我拖出去!!!

 

END


别问我奥总得到的礼物是什么……

我想……是身高吧(不!

评论

热度(138)